布须曼人,一步步告别原始生活

来源: 《非洲》杂志 日期:2012-12-28

非洲有一个绵亘了数万年的种族,叫布须曼(Bushman)。在这个种族里,很多人仍然过着类似于原始人的渔猎生活;所有的男子和女人都有着黄褐透红的肤色,身材矮小;钻木取火与生食牛肉的习惯保留至今;他们友善纯真,不去刻意理解他们所生活的周围世界,相当多的人也从没有想过要离开赖以生存卡拉哈里沙漠——非洲第二大沙漠。


一部电影让世界认识了布须曼人


美国电影《上帝也疯狂》,让现代文明直观具体地窥探到布须曼人的生活。当飞机从头顶飞过,布须曼人觉得这是个奇怪的鸟,甚至是上帝。直到有一天部落的酋长发现一个飞行员无意扔掉的可乐瓶。原始的布须曼人从来没见过如此光滑和新奇的东西,认为这是神的礼物。问题是,神只给了布须曼人一个现代文明的瓶子,却让他们很难分享现代文明的恩惠。于是愤怒和嫉妒第一次困扰了无忧无虑的布须曼人。最后酋长认为这是让他们不和的邪恶之物,他决定孤身一人把那个瓶子带到世界尽头并扔掉它。这就是影片留在人们脑海中最初的布须曼人形象。


布须曼人生活非常简单,靠打猎为生,基本无需金钱,没有生活奢侈品。即使自然条件非常恶劣,水源缺乏,一片荒芜,布须曼人仍可以挖掘出维持生命所需的食物。早在3万年前,他们的祖先就已是非洲大地的主人。“布须曼(bushman)”其实是殖民者起的名字,意为林中人。这个听上去不是一个准确的名称,含有殖民者的轻蔑语气,他们正式的称谓是“闪族人”。但是,闪族只不过是官方的说法而已。布须曼人更愿意使用自己的部落名称。


初次接触布须曼人是在卡拉哈里沙漠的边缘。当一对布须曼夫妇带着他们的孩子走出低矮的茅屋时,给我的印象与电影中的影像截然相反。夫妇身高都不足1.50米,瘦弱,佝偻着脊背,皮肤黝黑,满脸皱纹。站在他们身旁的时候,我简直成为希腊神话中的巨人。男人长的非常像《上帝也疯狂》里的布须曼男主角,据说他们是一个村落的。电影中那个曾让全世界熟知的布须曼人已经过世,他的儿子还继续生活在村落里,过着原始的生活,没有改变。


于是我们决定跟随这个布须曼家庭一起体验他们的生活。他们在一片开阔地建造了平常居住的小草屋,比我们之前在纳米比亚看到的辛巴族草庐还要简陋,空间狭小,我就算弯腰进去都很困难。

    A+
声明:本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