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鲁纳斯卡巨画 一见倾心

来源: 日期:2012-12-28

我到秘鲁工作后不久,就有朋友告诉我,在秘鲁西南部伊卡省纳斯卡地区有一个十分壮观而又神秘的巨幅地画,被称为“世界第八大奇迹”,值得一看。于是我们选择一个天空晴朗、气候宜人的日子,有幸到这里一游。果真大开眼界,景观令人震撼,至今仍回味无穷。


从利马市到纳斯卡镇可以坐飞机或火车,也可以自驾车前往。为了方便,我们选择了后者。但由于组成地画的线条很长、图形很大,到了纳斯卡镇后还是必须在接待站改乘小型飞机从空中鸟瞰,才能看清地画的全貌。一架小飞机只能坐三到四人,于是我们一行6人分乘两架,一前一后,同时前往参观。飞机越过几道山岭,才到了地画上空。


从高空盘旋鸟瞰,这里实际上是一个群山环绕的大盆地,如同用沙石铺成的巨大广场。驾驶员介绍说,盆地海拔3000米以上,面积500平方公里,上面散布着9000多条长短不等、平行或交叉的笔直线条和由线条组成的70多幅各种动物图画。在广袤的大地上呈现许多巨大的纵横交错的几何图形。它们错落有致,特别壮观。大多数线条长达2公里以上,有面积达1平方公里以上的巨大梯形、三角形、长方形,最大的占地5平方公里。飞得低一点,则可以看到各种动物图形,其中有翅膀长达120米的秃鹰、70米长的鳄鱼和鲸鱼、46米长的蜘蛛、180米长的蜥蜴,还有大小不等的猴子、鹦鹉、蜂鸟、乌龟等,以及树木等植物图形和螺旋星云。另外,在一个悬崖上还刻有高达数十米的巨人像。这些栩栩如生的图案极为准确地每隔一定距离又重复出现。更令人惊奇的是,这些巨画在阳光下竟能借阴影的反衬凸显出来,鸟好像在展翅欲飞。据说,清晨站在附近山头即可看到巨画,但当太阳升高后,巨画又悄然消失,只能在飞机上俯视方可看见,说明巨画的作者还熟谙光学,不仅能准确计算朝阳斜射的光线角度,而且能据此确定巨画每根线条的宽度与相互间的距离,使之在晨曦沐浴下跃然出现在地面。


从近处观察,可以看到地画实际上是由在褐色卵石层中开挖的酷似农渠的地沟组成的,沟深均在一米左右,宽度在15厘米至数米不等,延伸开去望不到头。由于特殊的自然条件,该地区一般很少下雨、无大风,加上沟槽里铺有小石块,可以阻碍过强的温差和风蚀,因此地画遗迹得以长久保留下来。


纳斯卡巨幅地画是由美国考古学家保罗·科索克于1939年发现和开始考察研究的。1946年,科索克委托与其长期共事的德国考古学家玛丽亚·赖歇,负责继续实施这项研究计划。据说,根据地质取样、射碳分析表明,线条挖凿于公元6世纪,而图案则出现于公元前500年至公元前300年间。在纳斯卡的传说中,一直认为这些线条和图案是印第安人祖先的作品。但一些考古学家和历史学家认为,纳斯卡文化遗迹的创造者,是在印第安人到达这里之前很久的另一个民族。在纳斯卡北部的帕拉卡斯地区,从数百座古墓中,挖掘出2万年前的卷曲、黄色的头发和头骨,与印第安人的黑色直发完全不同,因此专家们认为,纳斯卡线条和图案是他们在1.5万年前绘制修建的。而后来印第安人的祖先,只是在他们制作的陶器和纺织品上面,抄袭了纳斯卡线条中的某些图案。


那么,印第安人到达纳斯卡之前的那个文化相当发达的民族,为什么要在这片荒原上修建这些线条和图案呢?各国专家学者的假说和论断多达数十种。有的说是用于祭神的“大道”、“圣坛”;有的说是“天文台”、“天文历法”、“用于标示一年中太阳、月亮和其他行星出没的方向”;有的说是“供诸神观赏的图画”、“供古代人在空中观看的景点”;有的说是“灌溉系统”、“纺织术中的成形器”;还有更富想像力的人说,这是外星人降落地球时使用的飞船跑道或航标,如此等等,不一而足。


在诸多说法中,玛丽亚·赖歇的“天文历法”说,得到了较多人的认同。她于1998年6月去世,享年95岁。50多年她一直坚持在纳斯卡的荒原上进行考察研究,足迹踏遍了这片无垠的山地,撰写了著名的《秘鲁的纳斯卡———潘帕的秘密》。为了使巨画的痕迹恢复到原来清晰的样子,她还利用空闲时间清扫线条上的杂物,每天在烈日炎炎的荒原上忙碌着。人们称她为“荒原太太”、纳斯卡地画的“守护天使”。她终生没有结婚,把全部青春、精力和心血都献给了纳斯卡地画的考察研究事业。

    A+
声明:本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